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协>文史之窗

棺材山之战

-- 南昌会战川军血战赣西北

文章来源:何允中的博客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8日 点击数:807 字号:

棺材山之战

——南昌会战川军血战赣西北

1939年3月下旬,南昌会战开始时,川军72军和78在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的带领下来到赣西北修水河北岸的武宁。此时,日军的空袭不断,部队只好在夜间出城,沿公路摸黑前进了10多公里到达前线接收阵地,与箬溪的日军第六师团相对峙。

为配合南昌方面的攻势,日军第六师团对武宁的进攻开始了。王陵基立即命令李玉堂第八军和彭位仁军为中路,沿修水河左岸向东攻击前进;又以72军为右翼,沿修水河右岸向前推地,协同攻击;同时又命令樊松甫游击军挺进敌后,伺机对敌进行围攻;命令夏仲实78军为总预备队。

王陵基以身作则,把集团军总部向前设到武宁城西1公里的地方,李玉堂和彭位仁的军部、师部又都向前推进到武宁城东约5公里的地方。敌人发起进攻的地点,距武宁城不过10多公里。敌我双方在武宁周边这一片不大的区域塞进了为数不少的部队。

战斗十分惨烈,敌人以重炮不断轰击,数架飞机不断轮番轰炸,敌机就近起飞几乎没有间歇。战斗一直进行了三天三夜。瑞武路上的棺材山再次成为炮声隆隆、喊声震天、硝烟弥漫的战场,第八军李玉堂部在棺材山与敌激战。

第二天中午,日军发起猛攻,大批飞机飞临我军阵地上空,疯狂轰炸。同时,以又集中以巨型***和烧夷弹轰炸武宁城,城中烈焰冲天,成了一片瓦砾。

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电话线断了又接,接了又断,通讯兵几乎全部伤亡,王陵基与各部均失去联络。下午6时,日军一部利用修水河岸低洼处作掩护,接近县城发起进攻,我72军新14师陈良基部奋起阻击,双方激战竟夜。

第三天,即3月29日,日军用十五***炮轰击陈良基部,掩护步兵冲锋,一天发炮2百多发,工事尽被摧毁。天黑以后,王陵基接到陈良基报告,日军攻击太猛,火力太强,我军伤亡惨重,恐难以支持。此时天空大风大雨,王陵基冒雨亲自带队到前线公路口督战,电令各部坚持。战斗到半夜,我军伤亡累累。

这一天下午,棺材山的李玉堂部第三师死伤惨重难以支持,告急电话不断打到王陵基的指挥部。王陵基正在为难,恰在这关键时刻驻湖南醴陵川军杨森部一三三师在师长杨汉域带领下奉命长途增援。王陵基大喜过望,立命喘息未定的杨汉域增援棺材山,直接受李玉堂指挥。

李玉堂是见来了援兵,而且也知道一三三师是杨森的精锐队伍,立刻给杨汉域下了一道死命令,无论如何要守住棺材山阵地,阻止日军前进!

幕阜山脉是北东走向,但在棺材山一带却有几个成北西向排列的山头,近于与山脉总方向几近垂直,因此又被人称为横断山。在这几个山头中,北西是望人垴、中间是棺材山、南东为罗盘山,棺材山是最高峰。这时,棺材山和罗盘山已经被日军占领,只剩北西的望人垴还在我军手中。

一三三师赶到棺材山前沿,杨汉域命令三九七旅周翰熙攻击,三九九旅蔡慎猷为预备队。周翰熙到达指定地点后,首先派出文伯诚一个连对日军作试探性攻击,以侦察敌人的兵力火力配置,作出对应措施。同时,他又命令徐昭鉴团准备攻击棺材山,周炳文团准备攻击罗盘山。

第二天拂晓发起总攻。两个团前仆后继几次攻上山头,均遭到日军的猛烈反攻,而且以飞机大炮轰炸,阵地得而复失,我两团伤亡惨重。

攻击罗盘山时,营长周烘言左手被打断,仍不下火线,坚持在战场指挥。三营营长刘赞禹屁股被***炸去一大块,鲜血如注,抬下山后由副营长杨羲臣继续指挥。全营三个连长,张良才、阎雪森、黄甫周均负重伤。

团长周炳文亲到前沿督战,看见二营伤亡太重,立即又换上一营冲锋。一营全营士兵上刺刀向山上猛冲,刚冲上山头,一连连长周岱尧、二连简连长阵亡,三连连长刘国茂负伤,部队被敌人压下来复又冲上去。

终于,罗盘山被周团攻占,团长周炳文在指挥中负伤。

攻击棺材山的战斗也和罗盘山相同,团长徐昭鉴受伤,团副黄建宁、三营长卢光云阵亡,一二营长负伤。全团的营长只剩景嘉谟一人,棺材山得而复失。

我攻击团反复冲锋后伤亡惨重,暂停攻势整理。日本人发现我攻势停顿,立刻乘机发动全线反击。飞机重炮猛轰,在地空火力的支援下一股日军竟一鼓作气突破我几道防线,冲近旅指挥所。旅长周翰熙在弹雨中死守不退,亲自持***作战。其弟周汝火是旅特务排长,情急之中命令两个士兵生拖硬拉地把旅长架走。自己指挥着特务排顶着日军的冲锋担任掩护,结果周汝火身中数弹阵亡。

连续的攻击中周翰熙旅伤亡太大。中午,杨汉域命令预备队出击,一个团接替徐团攻击棺材山正面。另派预备队的陈亲民团绕道友军第三师阵地,乘正面佯攻之际,突然向日军右背迂回突然发起攻击。陈亲民团一阵猛攻占领山头,日军受到重创,丢下大批尸体后撤。棺材山被夺回,正面阵地又被恢复。

到了下午,日军又集中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陈团发起反扑,陈团奋力反击,连长蒋永逵(四川南充人)带领士兵冒着弹雨冲锋,在半山腰时身中数弹光荣牺牲。在敌人猛烈的炮击中,一群炮弹在我前线指挥所爆炸,正在指挥作战的副团长滕君甫光荣牺牲,同时牺牲的还有炮营营长陈克勤。

滕副团长阵亡后,陈团已经不能支持,开始向后退却。杨汉域得到报告,急令通讯连长陈德邵(并代参谋)率领冲锋***排赶往一线督战,始得稳住阵脚。陈德邵又亲往望人垴李玉堂部第三师联络,请其协同攻击这股敌人。

第三师当即从侧面向敌人发起攻击,配合陈团两下夹攻,激战约一小时,这股敌人终于不能支持,狼狈溃退。

到了晚上,日军停止攻击退回原地。经过这一天的战斗,周翰熙旅伤亡过大,防务由三九九旅刘席涵接替,坚守在罗盘山、棺材山麓与敌对峙。经过这一天的交战,我军伤亡虽大,但日本人伤亡也不小。一三三师完满完成了增援任务,坚守数日之后,将阵地移交王陵基集团军的预备队。

这次杨森二十军一三三师增援武宁之役,是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官兵前仆后继,视死如归,其伤亡之大,仅次于1937年10月的上海之战。在这次大战中,全师负伤的团长有周炳文、徐昭鉴;负伤的营长有周烘言、刘赞禹、许忠云、田阡陌、向有余等。阵亡的团长有滕君甫、副团长黄建宁;阵亡的营长有陈克勤、卢光荣;连长有蒋永逵、周岱尧、晏华章、唐勋、曹宇江、王大宣、李永命、简某某;排长有周汝火等;阵亡士兵6百余名(以上仅据回忆,统计不完全)。

棺材山经过历次血战争夺,我阵亡官兵至少在3千以上。景嘉谟营因战功显著,景营长被提升为三九九团团长。连长任怡、许怀安等负伤后坚持不下火线指挥作战,获得勋章。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