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协>文史之窗

中日洞峡之战

文章来源: 作者:卢辉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6日 点击数:285 字号:

中日洞峡之战

卢  辉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七七事变发生了,日寇野心勃勃妄图吞并整个中国,由此点燃了全中国人民全面抗战的烈火,此间由于国内汉奸卖国贼暗地与日寇勾结,敌人更加喪心病狂,向我国展开了大举进攻,所到之处进行大肆烧杀抢掠,造成了我国人民大量流离失所、家破人亡,遭难人民扶老携幼到处逃亡,这对我国造成了满目凄凉景象,直到1939年日寇几乎占领了大半个中国。

1939年2月间,日寇第六师团主力、第四、五联队,第二、三联队,炮兵联队,战车队,大批日军向我县箬溪、县城一带进犯,一部分进入杨洲,企图通过杨洲洞峡隘口进入瓜源(即现在的杨洲乡邢庄)向靖安方向进军。

杨洲洞峡座落在杨洲大桥内侧,此处地势险要,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军事要地,峡口两岸悬崖峭壁,两岸之间只隔几丈距离,中间是一两丈深深潭,潭里绿水潺潺,河岸靠西是一条通向瓜源的通道,通道靠悬崖处修筑一关卡,此卡是全用麻石条砌成,墙厚一米多,分上下两层,内外大门用铁皮包着,卡内可容纳20余人,楼上层靠外有两个射击口,是防范不测对敌进行射击的,卡外距离三丈多有一崖嘴,从外面进入内地必须转过崖嘴才能看到此卡,外人想入侵,只要你一转过崖嘴,早就被卡楼上射击口***炮击毙,此关卡是原瓜源人之门户,抗战前此关卡每晚有地方自卫队士兵看守,到了晚上9点就关闭门户,外人不得入内。

全民抗战开展后,1938年杨洲瓜源就有驻军,我记得那时是湘军第九师在湘军驻防期间,到处修筑工事,特别是杨洲口外,大桥西段原林管站后山,地名称孩儿坐枷、老咯坑山磅,修筑了大量工事以备外敌入侵,作好防御,1939年国军换防,驻守杨洲瓜源洞峡是薛岳部队,川军新编13师。

1939年(即民国28年)古历正月底,日军抵达杨洲洞峡口外,向洞峡发动猛烈进攻,这时洞峡守军是新编13师的一个团,自日寇发动进攻后,川军一个团的守军自洞背塅脚下到洞峡关卡,牵绳不断,密密麻麻云集在卡内,严阵以待。

日寇发起进攻时,我守军前沿阵地孩儿坐枷和老咯坑山磅的部队早就严阵以待,会给敌人一个迎头痛击,据说敌人为了突破洞峡天险,一共发动了七次冲锋,头两次是以连为单位,发动猛烈冲锋,冲锋开始了,敌人吚哩哇啦一片喊杀声,像疯狗一样嚎叫,冒着我军***林弹雨猛烈冲击,不等到敌人冲到洞峡卡前崖嘴边,早就被孩儿坐枷和老咯坑山磅的守军打得人仰马翻,丢盔卸甲,几乎消灭掉大半,剩下小部分冲过卡前崖嘴边,就被卡内的重机***全部扫光,可说是整个连有去无还,全军覆没,纵然有剩下也了了无几。

敌人以连为单位两次冲锋都遭到同样下场,当时敌方看到伤亡惨重,就改变了计划,则以排为单位进行冲击,冲锋五次都是如此,总共损失好几百人,这时敌人慌了,但要进攻靖安必须通过此关卡,敌人没法,又采用了第三套计划,用***群强轰,但是关卡是修筑在悬崖下端,每发一群炮弹不是打在崖头上就是落在深潭里,关卡却安然无恙。

日军进行了几天的冲锋和炮击毫无办法拿下洞峡关卡,直到古历二月初一这天,却听不到***声,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一切确显得异常宁静。

狡猾的敌人却换用另一种办法,带着军犬在杨洲口外山林里到处搜寻,结果抓到了两个烧炭的河南人,逼迫其带路,绕过洞峡进入关内,这两个人在刺刀威逼、金钱利诱前毫不顾国家安危存亡,也不顾自己同胞生死,甘当汉奸卖国贼,为日寇做走狗带路,于是在二月初二早上日寇兵分两路,一路走大洪上山翻过铁门槛,走云头洞坑出口夹击,一路走界牌翻过桃花坑走洞背对门龙口里出击。

当时我军的指挥所设在洞背洋屋里,中午官兵们正在吃饭,这时从桃花坑越过来的一股敌人从港背过来,一登岸就一***将我指挥所门前哨兵击毙,顷刻大批敌军蜂涌而上,冲上洋屋的楼上,将我指挥所正在吃饭的官兵全部击毙,还有两个人头剁在食桌上,这时洞峡外敌人外面打进,里边打出内外进行夹攻,另外从界牌翻山的敌人插入吊桥下(洞峡卡内中段的一个险地古来有吊桥)对面山顶上架机***向洞峡内段扫射,这时四股敌人(包括口外的敌军)向我洞峡一个团的守军合围夹攻,不到半个小时,洞峡内***声就像榨芝麻一样响成一片,这时炮声震天、地动山摇,激烈气氛整整维持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直到下午两点,***炮声停止了,一切都显得非常宁静,隐藏在附近密林里的我们难民大家都知道洞峡关卡破了,敌人进山了。一到晚上我们躲在山中看到,山下面这里一片红,那里一片红,近一点的地方只见火光冲天,这是敌人在烧民房,目睹家园被毁,我们只得将满腔悲愤强忍在心底。

敌人进山后,沿路烧杀抢掠,靠近大路边的民房,绝大部分被烧毁,我记得敌人进到纸槽坑一家名叫顾老铺里的就杀掉了一家九口来不及逃跑的平民。

第二天,有些胆大的男人偷偷下山试探,这时见不到一个日军也见不到一个老百姓,只见洞背洋屋门口往洞峡去向的路上,到处都是尸体,到了云头洞坑口一直往洞峡关卡处,路上根本无法插足,尸体堆积如山,血水染红了整个道路,染红了深潭里的流水,一路上却见不到一个敌人的尸体,但只见吊桥下的崖坎下烧有一大堆枯骨,而有中国兵的***支混烧在骨头堆里,我们分析到这所烧的全是日军的尸体,这是狡猾的日寇掩盖自己真面目的侵略罪行。

这场恶战过去了多年,回首往事犹如昨日,身处和平安宁幸福中的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新编13师一个团的川军壮士在洞峡之激战中与敌寇勇猛拼搏为国捐躯的英雄事迹;也不能忘记日寇侵华在我国进行烧杀抢掠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我写此篇主要目的就是为警示后世,牢记历史、毋忘国耻、强我国力、爱我中华决不让悲剧重演。

附《过杨洲洞峡感怀》诗一首,以为本文结尾。

山川秀丽好杨洲,洞峡风光分外优。

两岸青山护古塔,一潭碧水荡轻舟。

洞坑溪涧鸣金鼓,嶺上啼鹰报晚秋。

此处当年鏖日战,尸盈峡口血横流。

注:啼鹰报晚秋:原来洞峡崖头石洞里每到秋末就有崖鹰啼叫,叫声惊人。

根据回忆和搜集整理

                                     2014年8月12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