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协>文史之窗

武宁民间抗战史迹

文章来源: 作者:陈云龙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6日 点击数:771 字号:

武宁民间抗战史迹

 

陈云龙

 

1939年3月28日,武宁县城被日军攻占。日军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蹂躏武宁达七年之年。日军的暴行,激起武宁人民的切齿痛恨和坚持反抗,纷纷自发组织抗日武装,打击敌人,保卫家乡。如横路乡第九保群众筹资购买***枝,多次阻击日寇的扫荡。1941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日军管井部队由双桥山向向横路邓家村袭击,隔溪开***,打死我一农家三口人。村民邓东亚正在山上祭祖,见敌十余人来袭,情急生智,高呼包围口令,并鸣放边爆,敌人闻声惊骇。同村邓坤生急忙赶来开***射击,邓东亚亦跑回取***行追击,当场毙敌两人、伤一人,余敌逃回,此后不敢复来。鲁溪横岭村二十三名青年自动组织起来,有***两枝、长龙(土炮)两挺、***八支,曾打退敌人三次进攻,打死打打伤日军二十余人。1943年5月,鲁溪等地农民组织的自卫队,突袭日军九龙尖踞点,捣毁了日军碉堡,击毙日军十余人等等。其中尤以武宁知名人士张佩德组织的严阳山抗日游击大队最为有名。本文重点记录严阳山抗日游击大队开展抗战活动二、三事。

1939年4月8日,武宁知名人士张佩德,召集邓文淮、陈云龙、邓耀廷、朱会明、张开元、利济川、赖怀焕、万德昌、吴辉等10人在严阳山大源怡盛堂邓文淮家召开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严阳山抗日游击大队,并公推张佩德为大队长,其余人员均为队长;各人想方设法组织人员,集中各种***支武器,抗击敌人。

 

(一)保卫严阳山

严阳山位于老县城南约20公里,主峰海拔1521米,山高岭峻,峭壁悬崖,形势险要,真有“一将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抗日游击大队成立后,即利用山区的地形修复关卡。在慈姑岭、茅土败、合港、棋盘石、石源洞、六洞、瞭檐马颈、三坳、西良、东坑等处设立哨卡,严阵以待,阻击日军。

由于大队人员少,武器弹药缺,只能利用关卡的天然地形地势打击敌人,在峭壁悬岩,小隘险要之处的路墈上,利用野生青、红藤(当绳子用),捆套木棍数根,木棍上面堆积石块约一至二立方米,积放石头堆数,视天然地形而定。有的三、四堆,五、六堆,七、八堆,十几堆不等。这些石块、滚木,在以后用来阻击日军的战斗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1939年7月14日,驻长仑上的日军40余人,骑着战马,经白鹤坪、茗洲港等地,进攻茅土败  关卡时,驻棋盘石对面山峰的瞭望哨,发现日军人马已进入了石公师墈上(即关卡外设有石堆的下面路上时),即迅速发出信号,守关卡人员,将捆绑石堆的青红藤割断,乱石如潮水般汹涌滚下,打死、打伤日军20余人,战马4匹,后面日军狼狈而逃。缴获三八式***24支,轻机***2挺,***千余发。

1939年7月25日,日军步兵100余人,战马10余匹,经花棚进攻石人洞关卡时,游击队用同样的办法,打死日军28人,战马6匹,缴获三八式***26支,机***1挺,***2000余发,又一次击退了日军的猖狂进攻。

同年8月12日,日军步兵80余人,战马10余匹,进攻瞭檐马劲关卡时,进至关卡约百米处,日军用小型迫击炮轰击我瞭望山峰,打死了我瞭望人员李云才。日军继续前进,待日军进到距关卡约四五十米石堆下面弯曲小道时,我守石堆队员即将捆绑石堆木棍的青红藤割断,乱石、木棍向峭壁悬岩飞速滚去,同时向日军投掷酒瓶做的土***8枚(酒瓶土***是采用做爆竹的黑硝和碎锅铁装入酒瓶内,安上爆竹引线,将瓶口用干细土封好用烟头点燃引线,即刻向日军投掷),计打死、炸死日军38人,战马6匹,迫使日寇怆惶退逃。缴获三八式***23支,掷弹筒4个,轻机***2挺,***2000余发。

源口关卡因地形关系不能利用滚木、滚石,除正卡设立防御阵地外,并在笔架山、将军山、武安寨山、黄砂源等多处山峰、山腰要地建筑军事阵地。哨位互相瞭望,互通信号,统一指挥,如发现日军进攻时,游击队则四面齐出,打击敌人。日军进攻数次,均未得逞。

1939年9月26日,日军200余人侵拢源口、石枧等地。我瞭望哨兵,发现日军已到渊家、马尾港等地,游击队迅速兵分三路,在源口街外、猴子岩下、下石枧刘爷殿侧等处,分别埋下自制的酒瓶***,待日军快迫近时,点燃引线,我们迅速离开现场,隐蔽观察敌情,先后炸死日军30余人,战马5匹,日军惊惶溃逃。我们分三路乘胜追击,缴获三八式步、马***26支,***千余发。

 

(二)袭击长仑日军据点

长仑是县城至罗溪、石门必经之地(未有公路前),有小店铺。日军占领武宁县城后,此处便成为日军据点,有日军300余人,经常派柴、派苦力、派花姑娘,人民苦不堪言。严阳抗日游击队决定摧毁这个据点。

首先战前准备,在全大队人员中,精选对日军作战有丰富经验的20人,组成突击队。任命陈云龙和万德昌、张开元等3人为正、副队长。组织突击队员分批化装练习,采用晴天脱掉全身服装(只留短裤),赤膊、赤脚到田、地里劳动,连续十余天,要将头部、面部和全身晒得黝黑,手脚粗糙,一眼望见与劳苦的农民一模一样。然后一方面化装成农民分别送柴到长仑上、坳头坪和上脑等处日军驻地。日军哨卡见是送柴的,先脱下送柴人的草帽、上衣,详细观看,认定是农民后,就高兴地用手挥示,要送柴人将柴放下堆好。立即给送柴人一些食物(如粉酱鱼、罐头、麦片等),并说:“大大好的,明天来。”我们则乘机仔细观察日军防线,放哨岗位,驻军住宿位置等。另一方面发动群众,分别到东园村、东港沟里、上柳村等处,召集难民会议,动员难民中有胆量而身体强壮的人参加。当时有余耕民、陈希明等数人邀集东源、王源、东港沟里等地部分难民参加了这次战斗。

突击队18人,分成两个大组,六个小组。陈云龙为一大组,率领三个小组,于1939年8月10日晚上11时从上柳村出发,每人带木柄手***4枚,并将4枚手***的导火线圈用小绳扎在一起,以便掷击时同时爆炸,这样爆炸力强大,每人还带轻机***一挺,组长加带二十响快慢机***一支,向东、南、西三面潜伏前进。另一大组率领三个小组随带难民64人,分成三组,随后面隐蔽前进。到晚十二时正,三路突击队员每人4枚手***,三路共9人,36枚手***同时掷入日军驻地内,9挺轻机***轮番向日军驻地扫射,300多名日军从睡梦中惊醒,有的连衣服都未穿好,就做了死鬼,幸存的,在惊慌忙乱中,朝鸭婆亭方向逃窜。

这次战斗,共炸死炸伤日军70余人,夺得轻机***4挺,三八式***76支,掷弹筒8只,手***40余枚,***7000余发。缴获日军军事机密文件一包,夺得日军各种食物,如粉酱鱼、麦片、罐头等。我突击队员和64名难民,均满载而归,并无一人负伤,凌晨均安全回到柳村,随即将缴获的***支弹药及各种胜利品,全部送到严阳山的石坪抗日游击大队部。

在缴获的日军机密文件中,有日军进击中国各省军事计划;军队调配,陆、海、空三军配合袭击中国各地计划,以及各军称号,将领姓名等,其中还有这样一份机密文件:(一)中国居民不得接近日军驻地,违者不问男女老幼,一律格杀勿论;(二)粮秣器具实行就地征发;(三)滩溪(永修境内)附近村庄须完全烧毁;(四)行迹可疑之居民须彻底屠杀。由此可见,日军侵华是何等暴虐。

大队部及时将日军机密文件转送驻武宁的国军第三十集团军,并报告突袭战所取得的辉煌战果,得到了三十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和湘鄂赣边区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薛岳的重视和高度肯定。1939年10月10日“双十节”,三十集团总司令部命令,将严阳山抗日游击大队,改为抗日挺进大队。

 

(三)袭击分散之敌

1939年9月下旬,日军第一军团第六师团团长稻叶四郞率领步兵一个联队,由靖安县西北部的铁门槛、欧家源攻入武宁县境内,兵分二路:一路由朱家山下坪源、罗溪、盘溪、兰田、石渡沿修河南岸,向修水方向进攻;一路经朱家山、水口、观音岩、大寺里、慈姑岭至曹岭铺,于9月29日傍晚,日军后军行到曹岭铺脚下,游击队员赖春厚(外号大脚板),隐蔽在路墈上峭壁处担任瞭望日军行动任务。看见日军前面人马已走过山嘴,最后只有三个日军骑在马上,速用早已准备好的石块,连续从峭壁悬崖上打下,将前面两个日军连人带马打翻,落到路墈下水沟里,最后一个日军骑在马上抽出马刀,惊慌地东张西望,赖春厚又用石块打下去,该日军翻身落马,赖厚春一跃跳到日军身边夺得日军手上的马刀,将日军杀死,并夺得战马一匹,马***两支,***140余发。

1939年11月上旬的一天晚上,陈云龙和张开元各率领队员六人,分别潜伏在坳头坪、和尚脑两处日军防线阵地。并约定于晚12时进入日军阵地,同时先用手***轰炸,继响声未静之时用轻机***射击,两地计打死、打伤日军30余人。未死者从睡梦中惊醒,狼狈逃窜,突击队在两地夺得轻机轻2挺,***6支,***300余发,我军无一人受伤,胜利而归。

1940年7月上旬,抗日挺进大队选派陈云龙和吴辉、张开元等数人多次潜伏在武宁县修河南岸的飞凤山、东渡塔下等处,侦察日军行动,以便奇袭敌人。而日军每天下午4时许,即整队到小南门外河里(菜洲上滩头)洗澡。并将***弹、衣服放在沙洲上,常有少数人还游到东渡塔下和观音阁崖下,再慢慢逆水游回去,直到下午6时才整装集中回营(县城内)。

7月7日我们4人每人随带小铁锤、小刀、长浴巾等,于当天下午4时前潜伏到东渡塔下的水里,利用天然植物(小树枝叶、茅草)隐蔽身体。当日下午5时许,果有两个日军从上流游来,我们迅速潜游接近他们,用长布巾扎紧日军的颈和双脚,活擒两个“舌头”顺借水力往下游去。我军潜伏在河边上的邓文淮、邓耀廷、利济川、陈知乾4人队员将两个日军拉到凤口河头上岸,在柯家屋背小竹林内,将他们的手捆绑得扎扎实实,牵着绳子拉着俘虏走,走到凤口东塅时,天渐渐地黑了,日军倒在地上赖死,我们只得将日军的手脚捆绑起来,用竹扛象抬猪似的抬到三溪源卢家祠内,第二天一早送到严阳山抗日挺进大队部。

大队部对日军进行审问,但听不懂日语,大队长张佩德迅速呈报三十集团军总部和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薛岳。上级接到报告,随即派参谋欧阳德明(他能通日语)和侍从副官王和华等6人,日夜兼程来到严阳山审讯。经欧阳德明的反复审问,才知道一个俘虏叫松村二郞,是连队长;另一个名叫中野四郞是一个小队长。他们并说出了一些日军驻武宁县境内的阵地、防线、兵马、武器配备等各方面的军事情况。审讯完毕后,大队部派战士4人,随同欧阳德明等将两个日军一同押送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处理。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薛岳,三十集团部总司令王陵基命令:从1940年10月1日起将严阳山抗日挺进大队改名为三十集团军直属抗日挺进第十三支队(团级),任张佩德为该支队上校支队长。同时调给***200支,轻机***10挺,重机***4挺,各种***可以随时拨给,军响、粮秣均由三十集团军总司令部供给。

自此,严阳山抗日游击大队由民间武装正式编入国军战斗序列。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