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协>文史之窗

我所知道的聂利贞烈士

文章来源:《武宁文史资料》第三辑 作者:陈继光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4日 点击数:374 字号:

我所知道的聂利贞烈士

 

陈继光

 

聂利贞,又名聂文元,字鼎昌,公元1904年5月23日出生于泉口乡丰田河垄村。父聂彦仁,母洪兰芝,以佃耕和出卖劳力为生,家境贫困。

烈士7岁时入私塾读书,15岁因家贫无力送读,只得弃读就农。1929年9月参加革命,在家乡进行秘密活动,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升仁区第三乡党支部书记。1930年3月间,被选中共武宁县委执行委员,6月被派到鄂东南道委学习,学习回来后,专门从事白区工作。1932年1月12日被叛徒出卖而被捕。在横路区公所被关押的五天中,敌人使用了种种利诱和酷刑逼降,但终不渝其志,同年1月17日在横路英勇就义。聂利贞烈士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

 

组 织 暴 动

1929年,革命武装在我县全家源、洪家源、戴家源和彭坪一带及与我县接壤的湖北阳新县黄土洞等地进行秘密活动。利贞同志9月间也参加了秘密的革命组织,经常在丰田、栗林、周山、茶坡垄、田塘、路口、楼下、前宅等地进行组织力量,发展革命势力。同年11月的一个晚上,聂利贞同志率领聂应坤、聂彦全、聂彦堂、聂文诗等二十多个贫苦农民举行了暴动。

土豪聂仁洲是个无恶不作的土皇帝,贫苦农民恨之入骨。当人们冲进他家,活捉了他全家人,但不见了聂仁洲。在审问土豪婆时,才得知聂仁洲跳窗而逃了。暴动队伍强迫土豪婆从房中搬出契箱,聂利贞接过契箱,把它砸烂,并毁之于火。从此,革命的火炬照明了丰田地区穷苦人民的心,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斗争如火如荼,迅猛发展。

 

光 荣 入 党

聂利贞同志参加革命后,工作积极,忠心耿耿地为人民的革命事业艰苦奋斗。1929年11月,聂利贞同志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工作更加认真负责,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

1930年3月在第二次县党代表会上被选为中共武宁县委执行委员,6月派到鄂东南道委专门学习白区秘密工作。学习三个月,使他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对革命充满了必胜的信心。9月间,党派他回到家乡负责白区工作。于是,他时而商人打扮,时而医生身份,出入在下北山、金水一带,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首 建 功 勋

1930年春,地方的豪绅地主冷俊元、叶谦辅、聂爱冬、聂仁洲等,与反动政府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组织民团进行清乡。国民党第五区区长兼民团团长胡美藻、副团长冷俊元、省政府派来的清乡委员罗裕元等带团丁180余人,长***130余支,***7支,机***两挺,于四月初气势汹汹地来到田塘、楼下、路口等地进行清乡,驻在路口的山口村聂佐周家,到处捕人杀人,烧房抢劫,无恶不作……。面对敌人的残暴行为,聂利贞同志义愤填膺,把所掌握的敌情,立即去龙港报告鄂东南特委。特委根据这一情报,及时组织了奇袭宝盖山的战斗,取得了当时闻名全县的宝盖山大捷。

 

叛 徒 告 密

1932年1月12日(民国20年12月初5),聂利贞装扮成外科郎中去下北山,路遇聂向时,两人热情攀谈。向时趁机探听情况。聂利贞开始守口如瓶,后经向时再三询问,利贞沉默了一会,认为向时是自己介绍参加革命的同志,白区工作虽是单线联系,对自己人不必疑心太重,就将县委派他去下北山一个做秘密工作同志家中拿一笔罚款的情况告诉了向时。聂向时装着关心同志的样子,编造了保证安全的谎言,急速离开了聂利贞,立即向金水清乡兵“余排”告密去了。

下午,当聂利贞提着那古老的、沉甸甸的提篮,行至王塘寺时,被“余排”围住。当余排士兵向他靠拢时,利贞灵机一动,抓出一反银元撒在地上,让士兵蜂涌乱抢,准备见机行事。余排长吼叫如雷,打了抢钱的士兵几个耳光后,大声命令士兵抓住聂利贞。聂利贞连忙拔出***,击中3名士兵,趁机就跑,冷不防被背后射来的***打中了右腿,他咬紧牙关,拖着鲜血直流的伤腿,隐蔽起来。但是,不一会,敌人沿着他的血迹找来了。他用尽全力,打完最后一发***,砸烂***,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不幸被捕。

原来,聂向时从学校出来后,由聂利贞介绍参加革命。开始,他工作积极,取得了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参加了党的组织,以后便派到白区秘密工作。不到一个月,被横路清乡兵逮捕,经不住敌人金钱利诱和严刑威逼,背叛了革命,背叛了党,当上了敌人的忠实走狗,充任了横路清乡兵的副排长,积极从事反革命活动,经常潜在赤白交界处,继续伪装白区工作人员,为敌探听消息,捕杀革命同志。

 

坚 贞 不 屈

当天,敌人把利贞同志五花大绑押到横路区公所。这时,区公所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两旁增添了全副武装的哨兵,门口还架了一挺机***。聂利贞同志戴着脚镣,拖着流血的伤腿,昂首挺胸地走进敌人的审讯室——区公所。区长假装热情,命令士兵给聂利贞松绑,然后又是请坐,又是倒茶、送烟等客套一阵后,就用金钱、地位进行诱降,妄图从利贞同志身上打开缺口。聂利贞同志看穿了敌人的诡计,他怒而视之,不发一言。

王守中并没有生气,而是皮笑肉不笑地说:“聂先生是聪明人,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年轻有为,本人最喜欢的是象你这样直爽的人,只要你今后不为共匪办事,一切都好办,怎么样?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就请看你的老朋友聂向时吧!”说完,大声喊道:“请聂排副。”不一会,聂向时嘻皮笑脸地走了进来,聂利贞一看到聂向时就怒火冲天,当聂向时靠近他时,只听“啪”的一声,顿时,聂向时脸上印下了五个红红的指印。接着是斥骂声:“你这人面兽心的叛徒,有何面目见我,你出卖良心,换取富贵;出卖同志,换取官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畜牲…… ”。聂向时被骂得抬不起头,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王守中撕下伪善的面具,露出了狰狞的本相,吼叫一声,几个饿狼似的刽子手,抓着聂利贞同志,把他吊起来,用皮鞭猛抽,一道道血痕遍布他的全身……。逼聂利贞交出共产党员名单,而聂利贞同志始终没有回答。敌人气急败坏地将聂利贞同志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投入牢房。

第二天,又被带去审问,审讯室象阎罗殿,有大盆的熊熊烈火,有大桶的冰冻冷水,有烙铁,有棕绳,有皮鞭,还有刺鼻的辣椒水等等。敌人用尽了酷刑,聂利贞同志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仍始终缄口不言,最后敌人惨无人道地对他使用了宫刑,并把他身上的肉凌迟得一块一块的。聂利贞同志再一次在昏死中被拖回到阴暗潮湿的牢房。

敌人连续进行了五天严刑逼供,耍尽了花招,用尽了毒刑,没有从聂利贞同志口中得到一个字的口供,真是坚贞不屈,死不渝志。

 

英 勇 就 义

同年1月17日(古历12月初十),大雪纷飞,北风呼啸,几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架着聂利贞同志走出了区公所。聂利贞同志忍着剧痛,昂首挺胸,向刑场走去,一路上留下了血的脚印。

聂利贞同志被带到刑场,他那瘦弱的面孔,没有一点痛苦之感,怒视着敌人,轻蔑地笑了笑道:“你们这帮匪徒,又可以分得几块大洋、升官发财了,不过你们的末日也即将来到了”。随后,转过身来,面对乡亲们说:“乡亲们,永别了!不要悲观,不要流泪,组织起来,继续战斗,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最后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敌人的***声响了,党的好儿子聂利贞同志倒在血泊中。

聂利贞同志虽然牺牲了,但他的革命精神永远激励着人民继续奋斗。为了继承先烈的遗志,永远纪念革命先烈的业绩,当时中共武宁县委决定并报上级党委批准,于1932年4月在箬田区划出路口、楼下、田塘、港口、芭蕉、下庄、北山七个乡,成立利贞区,以资纪念。

聂利贞同志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