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协>文史之窗

观风山前歼敌记

文章来源:《武宁文史资料》第一辑 作者:王百炼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30日 点击数:314 字号:

观风山前歼敌记

 

王百炼

 

从九江坐班车至武宁的鸦雀山,车行三个小时即可到达。鸦雀山是一个滨湖山村,风光绮丽,由于建柘林业水电站形成的人工湖,在此一段特别开阔,十里平湖,波光粼粼,一碧千顷,吴王峰耸立南天,观风山雄峙两侧。好一派湖光山色,真是个鱼米之乡,驻足凝视,令人感叹不已!

柘林水库蓄水以前,鸦雀山前面是一片由北向南倾斜的丘陵地,军事重地箬溪镇即座落在这里;柘林水库蓄水以后,箬溪镇淹没在平湖下面。箬溪镇在行政规划上虽属武宁管辖,但它与永修、瑞昌、德安三县毗邻,是由赣入鄂、直达武汉三镇的通道,并有公路经修水西抵长沙,素称赣北重镇,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可是,“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桑田变成沧海,年青人未必知道:这个山容水态,相映成趣的好地方,四十多年前,却是烽火漫天,血腥遍野,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白刃肉搏的战场。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寇在“芦沟桥”发动了全面侵略中国的新战争,不到一年的时间,烽火即蔓延到长江中、下游。日寇在南京大屠杀后,长驱直入江汉平原,中国抗日军队撤出武汉,将主力转移到赣、鄂、湘三省毗邻的幕阜山设防,凭借地理险阻,构筑坚固工事,打击侵略者。然而,在幕阜山一带连续数年的拉锯战中,不知经历过多少次艰苦的浴血奋战,观风山前歼顽敌,就是其中一次可歌可泣的战役。

那是长沙第一次会战以后,一九四O年的夏天,日本侵略者不甘心那次惨败,企图从武宁沿幕阜山南麓,侧面奔袭长沙,牵制中国抗战部队主力。因此,由王陵基将军率领的第三十集团军所部七十八军新编十三师第三十九团,在箬溪镇两侧,观风山前,拉开了阻击战的序幕。

在武汉三镇沦陷以前,一九三八年的秋天,日寇即占领了赣北军事重镇箬溪镇作为前沿据点,因此,观风山前至箬溪镇一带开阔的丘陵地,已经有过激战,在这一次阻击战中,部队早已严阵以待。利用重叠的山峦,倾斜的山势,依险扼要,挖掘了纵横交错的战壕,筑好了各种火力点的掩体、等待敌人来钻火网。由于时间过了很久,战壕的边缘都长满了灌木丛和短松林,壕堑和掩体都遮蔽得很隐闭,日寇虽然狡猾,不到眼前,也不易察觉。为了破坏敌人的交通线,激怒敌人,诱敌深入,三十九团派了一个连,掩护一个爆破组,在一天的凌晨三点多钟,炸毁了敌占区团田庙附近的一座公路桥。疯狂的敌人,为了确保它的后方运输线,对这个连跟踪追击,发起了围攻。这个连一见敌人中计,且战且退,退至观风山的半山附近进行阻击。敌人开始用大炮轰击,但见浓烟滚滚,弹片纷飞,把阵地打成一片火海。观风山前的名胜古刹——石镜寺,也顷刻毁于炮火之中,经过一阵炮火轰击之后,敌人满以为阵地为其猛烈的炮火所压倒,接着敌人的步兵,就象成群的野猪,嚎嚎叫地向阵地猛扑过来。这个连凭借短松林内的壕堑,采取近战的战术,利用轻武器阻击敌人。鬼子一到壕边,只见***声起处,火光迸射。***、轻机***齐鸣,手***象雨点般落下来,打得鬼子接二连三倒下去,残存的敌人,随着热浪喷起的烟尘滚下山坡。

初战告捷,三十九团仅用一个连的兵力,几乎消灭了日寇马山部队一个中队,并缴获许多战利品。

敌人的意图,是从侧面迂回包抄长沙,最终目的,梦想打通从陆路侵略东南亚的通道,此次受挫于幕阜山南麓的观风山前,是不会甘心的。必然会调集大批人马,企图一举扑灭抗战部队的阻击力量。为了集中兵力,捏紧拳头狠狠地打击敌人,这支部队主动撤出修河沿岸的丘陵地带和观风山南麓山腰的前沿阵地,把部队集结在观风山主峰的南面,形成高屋建瓴之势,这里早已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布就了天罗地网,等待鬼子来送死。这一着,果然牵住马山部队的鼻子,敌人错误地认为这支部队已临绝境,放胆倾巢来犯,并分南北两路,将观风山团团围住。三十九团,在团长邱仲丕的沉着指挥下,不动声色地掌握战机。尽管敌人的飞机不断地轰炸,敌人的炮兵,把成吨的炮弹倾泻在观风山上,山头都几乎被炮弹削平了。他们却静如处子一样隐蔽在战壕里,居高临下,严密地注视着敌人。真个是“敌军围困千万重,我自巍然不动”。

敌人的总攻击终于开始了,轻机***、重机***的射击声,以及迫击炮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噼噼啪啪,比铁锅里炸芝麻的声音还要急剧,经过暴风雨般一阵射击之后,鬼子兵象蚂蚁一样成串地往上爬,他们迷信自己的飞机、大炮的“威力”,竟然端着***,大摇大摆地呼啸着迫近我军阵地,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团长一声令下“打”!一颗颗手***从战壕中飞出来,在敌群中四面八方开花,英勇的抗日志士们,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从战壕中挺起身来,端起机***,居高临下,左右扫射,一刹时,满山烟尘滚滚,火光闪闪,直杀得矮子兵鬼哭狼嚎。在连续三日三夜的激烈战斗中,敌人发动了十几次冲锋,但每一次冲锋,鬼子都在抗日志士阵地前沿扔下了成堆的尸体,残兵抱头鼠窜,跌跌撞撞地滚下山去。

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后,马山部队的鬼子兵,在我军阵地前沿,十成倒下了七、八成。据被抓去当“苦力”、给鬼子抬尸体的人说,每天晚上都要从观风山上拖几百具尸体下山,三个晚上,估计抬走了一千多具日本兵的尸体。

这次阻击战取得辉煌的胜利,固然是由于抗日将士们英勇善战,但也和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援分不开的。

那时,正是春末夏初,因为观风山处在敌我双方展开拉锯战的前沿阵地,在敌人铁蹄下饮泣吞声的群众,在死亡线上挣扎,田园大半荒芜,无法正常耕作,即使收到一点粮食,多半被鬼子和汉奸搜刮殆尽。群众生活困苦,部队的给养就更加困难,一个团的兵力,集中在观风山上,山前山后的通道都被敌人切断,东面是日寇的老巢——箬溪镇,西面又为红岩潭所阻。红岩潭水急潭深,潭边悬崖峭壁,无路可通,平时只有采药的老叟和射虎的猎人出没其间,三十九团在山上激战三天三夜,不但弹药不多,饭也吃不上,连饮水都发生困难,处在这个紧要关头,情况是相当危急的。但是,由于军民同仇敌忾,大家一个心眼:就是要坚持战斗,多多消灭敌人,群众为爱国心所驱使,自觉地组织起来,积极支援前线,青壮年男子编成运输队,攀藤附葛,爬山越岭,冒着敌人的炮火冲上去。敌人的炮火虽然封锁得很严密,怎挡得住群众的去路。更兼群众熟悉本地的一山一水,一后丘一壑,虽说山重水复,但仍有***可通。他们把一箱箱的弹药送上山去,又把伤员背下山来。妇女们经过连年的战火锻炼,也把战地视为寻常,她们趁早摸黑,边割麦、边脱粒、边磨粉,再把这些有限的麦粉,拌上一些野菜,做成野菜面糊汤,用水桶盛着,一桶一桶地送上山去。阵地有了弹药,一个个心雄胆壮起来,特别是捧着妇女们冒着***林弹雨送上的野菜面糊汤,更加鼓舞了抗日志士的斗志,下定了歼敌的决心。

激战后的观风山前,显得异常宁静。除了婀娜多姿的大毛竹临风摇曳外,只有山雀嘁嘁喳喳的欢叫声。然而,这激战后短暂时间的宁静,预示着一场恶战即将到来。果然不出所料,凶狠的敌人,竟从武汉和九江两地调兵遣将,采取远距离迂回包抄的老花招,又分兵南北两翼,经湖北的通山和邻县的德安奔袭而来。三十九团乘间避实就虚,在第四天的深夜撤出了阵地。依靠军民密切合作,沿着北山腰的羊肠小径,人不知,鬼不觉地跳出了日寇的包围圈,迅速转移到敌人的背后瑞武公路沿线袭击敌人。敌人扑空后疲于奔命,等到调转头来追击他们时,邱团长率领他的士兵,矫若游龙,杀出回马***,又雄踞在观风山上了。

经过这次浴血大战,敌人在损兵折将,无可奈何的心情支配下,给能征善战的邱仲丕团长取了一个带仇恨性的绰号,叫他做“邱老虎”。从此以后,鬼子一听见“邱老虎”的兵来了,就胆战心惊地龟缩在碉堡里不敢出来。从一九三八年秋天,日本鬼子占领箬溪开始,一直到一九四五年秋天,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为止,鬼子兵在箬溪盘踞了七年之久。除一九三九年春季曾一度窜至修水三都地方骚扰外,始终未能越过观风山前一步。

四十多年过去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旧貌变新颜。人民群众对那些献身保卫祖国、英勇杀敌的抗日志士们,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把他们忘记的。他们的英雄业绩,仍然在观风山前的农村中传诵着,人们还在怀念他们,不知当年在观风山前大显身手、英勇杀敌的抗日英雄们,是否还健在人间!

编者按:观风山,俗称棺材山,即现在的幸福山。据道光《武宁县志》载:观风山县东三十里,横亘如屏,其巅平端豁露,可以坐观一邑之风。或曰冠床山,以其山形高拱,岌岌如冠,然俗传仙人玉棺,又名冠山。)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